佛山市顺德区机关幼儿园
   
 
   双击自动滚屏 下一页 邻里守望,爱心互助
  花乡,花儿 [2010/2/22] (点击763)  
 


小金凤1528

花乡,花儿

 

王燕儿

 

小金凤艺术团每年创作的舞蹈常常先参加顺德幼儿或中小学生文艺汇演。比赛在白天,问了节目顺序,我女儿必定在我们节目上场时站在幕边我身旁。初中、高中时是逃课溜到剧场,在广州上大学时也逃了课专程回来。每次比赛前都在家听我喊“明年不干了!” 每次节目演完,幕边的女儿第一句必然问我:“明年还干不干?”我也必定答:“干!” 只是1998那年除外……

那年是《花乡花儿俏》。即使比赛己拿了第一名,在编舞过程中体会着前所未有失眠的我,赛后几天还是睡不着。为了让我睡着,在朋友少珊家,几个朋友似和我随意聊天,而特意让我躺在沙发上聊……就这样聊着我终于睡着了,半夜醒来才知躺在别人家客厅沙发上,客厅还坐着一个被留下来等我醒了送我回家的朋友……

《花乡花儿俏》没有小金凤那些知名的作品知名,但编那些知名的作品远没有编这个作品艰难。

我想把舞蹈编得很浅白,因此艰难。浅白如舞蹈开头那段童声清唱——歌词找人写过, 因为别人写的不够浅白,最后还是用了我自已的:

凤城花乡是我家 / 我是家里小小花 / 春风吹.春雨洒 / 阳光照着我长大。  

身处花乡,总想编一个花的舞蹈,如后来广州有人编了很漂亮的舞蹈“老火靓汤”、汕头有人编了“功夫茶”,至今编不出顺德的双皮奶已让我们一伙人耿耿于怀。编花的舞蹈很简单的理念:花乡的花儿,顺德的孩子。舞蹈形象借服装变化让演员一会是花一会是孩子,都沐浴着阳光。

作品经历了四稿。开场鲜花遍地的第一稿出来,恰省艺术研究所的老师来顺德,邀他看。他看后直摇头:“这根本不像个舞蹈!”我蒙了,“浅白”至不像舞蹈,不是浅白。这其中的拿捏,非我所长。音乐做了,服装设计了,比赛在即,没有退路。因为编不出、编不好,我常常半夜醒来就再也睡不着,坐起头埋在屈起的腿里。那时女儿偶醒来,看我屈坐在床上,不知怎么安慰,也坐起,用手扫我的头发……就是从那时起,我和女儿之间彼此有什么要“深情”表达的,都是扫对方的头发……

专门请老师来看舞蹈中段出其不意变出朵朵花的第二稿,他到排练室时我恰在家接一个国际长途电话,和他去了排练室的女儿听见老师看完节目后说了一句:“这回像个舞蹈了”,连第二句话还没听,就飞快地跑下三楼,飞快地跑到我们住的楼下,朝楼上大声喊:“妈妈!老师说像个舞蹈啦!妈妈!老师说像个舞蹈啦!”……那么多年过去,女儿那次的喊声从没有在我的心里消失。

服装异想天开翻出身前、身后两朵不同的花,月仙老师辛苦排练,但直到节目走台仍没人认为这个节目会拿奖。走台时顺德许多搞舞蹈的朋友都来了,一直在协助的巧娟、蓉萍,还有专程来的健萍、冬力;健萍还搬来花伞在舞台造了一片花海;大家都说结尾太平太静——我坐在台下,看朋友们在台上帮我修改,看他们在舞蹈结束时竟然把“花阶”往前推移,让满台一朵朵花盛开!

是的,编这个舞很艰难,但我一直听见花开的声音……

 

《珠江商报 . .教育周刊》 2009-12-14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9页  共59条记录 1条记录/页 转到:

 
 
     
  版权所有:佛山市顺德区机关幼儿园